“玄武”照临金秋到在十月星空里找找这些传统星官

2021-10-14 20:00:30 科技日报 阅读(2)

  “亭皋木叶下,陇首秋云飞”(南北朝·柳恽《捣衣诗》),金风送爽的十月,秋季四边形即将成为星空主角。入夜之后,它们从东南方高空逐渐上升,夏季大三角则从头顶经西南向西逐渐下落。东边的猎户座还没有升起,北边的北斗七星盘桓至地平附近的低空,而仙后座正高悬于东北,为人们指引着北极星的方向。

  今年10月,五大行星中,火星几乎与太阳同时升落,无法观测,其他几颗行星的观测条件都不错。金星为昏星,黄昏时分出现在西方天空,而且还在逐日变亮。木星和土星都可以在前半夜观测。水星由昏星变为晨星,并将在25日迎来今年最后一次观测良机。

  10月:看玄武七宿与“北方战场”

  我国传统星官体系中的北方玄武七宿——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,正好在10月入夜后出现在南方高空,利于观测。玄武起源于我国上古时期夏民族和越人的龟蛇图腾崇拜。据考证,在东汉以后就已出现了与龟蛇、玄武相对应的星象图,后来演化为龟蛇缠绕的形象。

  玄武七宿中的牛宿并不是牛郎星,女宿也不是织女星。“牛郎”这一名称不在我国传统的283个星官之列,是民间的俗称。它其实属于“河鼓”星官(代表银河边上的战鼓)的三星之一,明清之际西学东渐后被叫作河鼓二,位于现在的天鹰座。牛宿则位于河鼓的东南方,属于现在的摩羯座,他是天上的牵牛人,代表耕种的男丁。女宿又名“婺女”或“须女”,是织布女或宫女,位于宝瓶座的东部。而织女星位于现在的天琴座,她是天帝的孙女,是皇家后代。牛宿与牛郎星相隔20度左右,女宿与织女星则相距近50度。

  在七宿的南部,从虚宿到室宿以南,有一个著名的“北方战场”,这里的星宿名称都和战争有关。其中最亮的是“北落师门”(现在的南鱼座α星),它是我们秋季入夜后在南天最容易看到的亮星,意为北方军营的大门。它的旁边是“天纲”星,代表天帝的御帐。可见这个战场的规格很高,天帝御驾亲征。它们的北边有“羽林军”星官,摆出长长的“垒壁阵”,以对战西边的“天垒城”——代表丁零和匈奴等北方民族。

  10月25日:水星今年最后一次观测良机

  水星到太阳的平均距离为0.387个天文单位,它和太阳之间的角度最大不超过28.3度,这意味着它常常会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时就已落山,或者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没多久,天就已经大亮。我们只能在黎明或黄昏时看到它。

  每当水星和太阳的角距离最远(天文学上称为“大距”)时,就有可能迎来较好的观测机会。在我国的大部分地区,一年通常只有2—3次最佳观测机会。水星是昏星时,3月底到6月初(尤其5月中下旬)有机会达到比较大的高度,人们可以在傍晚向西方天空去寻找。水星是晨星时,9月初到12月初(尤其是10月中下旬)水星高度有机会达到较大,可以在黎明向东方寻找。今年10月25日水星达到西大距,在北京观测,当天日出时水星地平高度约为17度,亮度约-0.6等。在南方观测,水星还会略高一点儿,例如在广州,日出时水星地平高度约为18度。

  本次西大距是今年最后一次水星最佳观测机会,我们可以在早上6点左右往东方低空去搜寻它的身影。需要注意的是,日出时观测水星一定要注意避开太阳,以免灼伤眼睛。

  10月30日:金星东大距,亮如探照灯

  金星和水星一样,也是在黎明或黄昏时出现,不过它的亮度仅次于太阳和月亮,而且可见时间更长,比水星容易观测得多。金星作为晨星在东方现身时,可以持续大约263天(约8个半月)。此后,它来到太阳身后,消失大约50天,随后又于日落时分出现在西方,成为昏星。又过大约263天后,它再次靠近太阳,不过这一次它将从太阳和地球之间穿过,仅仅消失大约8天,就又出现在东方成为晨星。如此循环往复,一个完整的周期大约需要584天。

  10月30日,金星运行到太阳东边最远处,即金星“东大距”,距离太阳47度左右。虽然这天日落时它的高度较低,不过亮度可达-4.6等,犹如探照灯一样,值得一看。越往南,金星的观测条件越好。例如在北京,日落时金星出现在西南方低空18度左右,20分钟后就将没入地平。而在广州,日落时金星的地平高度约为30度,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才落山。

  此外,本月14日和15日傍晚,刚过上弦的月亮将来到土星、木星附近,组成“双星伴月”的美景。届时它们将出现在东南方二三十度的低空,非常醒目。

  (李鉴 作者系北京天文馆副研究员)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欧尔
最优质的生活服务攻略
  • 文章6057
  • 评论0
  • 浏览902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