丘成桐忆恩师陈省身:未给先生手写对联,深感不安

2021-10-14 04:02:40 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阅读(3)

  导读

  今年是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。10月10日又恰逢陈省身先生农历诞辰之日。这一天,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会在清华大学举行。

  会上,菲尔兹奖得主、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丘成桐以陈省身先生弟子的身份,追忆了与恩师交往的点点滴滴,其中包含了两位数学大家的师生之情。

  以下为丘成桐发言全文。

  丘成桐致辞(清华大学供图)

  作为陈省身的学生,我非常自豪。今天是他农历110年诞辰,我们相聚于此,隆重缅怀这位伟大的数学家,研讨他的学术成就。

  91年前,陈先生是清华大学的一名研究生。他在这里成长,并成为一名一流的科学家。如今,清华数学日渐成熟,即将成为世界级的数学学院。这里有众多研究人员、本科生、年轻和资深的教师。我们都以陈先生为榜样,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, 在数学史上留下了永久而重要的里程碑。清华的学生们应为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校友而感到骄傲。

  陈先生在美丽的清华校园中度过了四年时光,写下了第一篇论文。之后,他前往德国深造。1937年,陈先生从汉堡大学毕业并在巴黎进行研究后,将布拉施克(Wilhelm Blaschke)和嘉当(lie Cartan)建立的全新理论带回中国,使中国现代几何进入崭新的时代。虽然当时国内正值侵华战争的战乱时期,但数学学科已经开始发展。

  1943年,陈先生访问了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。在那里的两年时间里,他将现代数学和现代几何发展至一个全新的时代。他与20世纪伟大的数学家们一起工作,得到了高斯-博内公式的内蕴证明,并发展了“陈示性类”。

  基于陈先生的工作,现代几何学发生巨大转变,整体拓扑学和空间曲率紧密地结合于这个学科中。此外,规范理论诞生,“陈类”在各科学领域均有广泛应用。示性类已经成为解开现代几何学、拓扑学、高能物理学和凝聚态物理学背后奥秘的钥匙。

  陈先生对现代科学影响极其深远,包括陈类、陈-西蒙斯理论以及许多陈先生发明的重要不变量。每当打开一本数学期刊,到处都能看到陈先生的名字。我认为很难将任何其他科学家与陈先生进行比较。

  在此,请允许我提及一些与陈先生的个人交往。

  2000年,我写了这样一副对联,以歌颂陈先生的成就。陈先生很高兴,坚持要我用毛笔写成书法,挂在南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的墙上。但我因为毛笔字太差,始终不敢动笔,于是便请了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写了这副对联挂在南开。如今,20年过去了,我仍然为此感到内疚,因为没有达成陈先生的期望。

  就在这次会议之前,我终于决定尝试一下,希望诸君觉得还过得去。

  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。从这位数学大师那里学的越多,就越钦佩老师的工作以及“陈类”所揭示出的自然的和谐与美。

  这首对联的上联是说,通过高斯-博内公式和“陈类”,拓扑学家开始了解曲率的含义。在陈先生之后,几何学才成为一门宏观的学科,与拓扑学、物理学和许多不同的领域相互作用。

  下联讲述了他对学生和朋友们的影响。他成功地建立了世界上三所极其重要的数学研究所,培养了42名博士生,学术后裔接近1400人,他无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者之一。

  在他的学生中,我与郑绍远正在清华工作,可以显示出他对清华的影响。复旦大学的李骏是他的徒孙。我想说,陈先生通过这些活跃在各个领域的学生们,对中国的数学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  我们将通过他的教育、他的数学成就见证中国数学的变革。我希望我们能跟随他的脚步,继承他的精神,创新与拓展几何学。未来的10年对我们非常重要。(丘成桐)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
  • 相关推荐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欧尔
最优质的生活服务攻略
  • 文章6394
  • 评论0
  • 浏览99806